您的位置: 清潭碧云说 > 背景

为获京牌指标花15万,还让老婆跟别人结婚,中介从中渔利!律师:涉嫌违法

2019-12-03来源:清潭碧云说


“花好几万,还得让老婆跟别人结婚,还要提心吊胆两三个月才能拿到北京车牌。”


经过了半年的思想斗争,老曹(化名)还是选择和妻子假离婚,然后让妻子与有京牌指标的男子结婚,来完成京牌指标的过户,从而让自己的家庭能够有资格开上车。


为了车牌,让老婆跟别人结婚


老曹年近四十,已为人父。2018年年底,他选择与妻子离婚,妻子净身出户,家庭所有财产和孩子抚养权都划归到他的名下。老曹这么做,都是为了能够拿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京牌指标。


今年夏天,经朋友介绍,老曹找到了一个专做京牌指标过户的中介。中介告诉他,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通过和有指标的人假结婚,然后以夫妻名义过户指标。之前,老曹的朋友刚刚通过这家中介,以假结婚的方式过户拿到了京牌指标。

但老曹是个有家室有孩子的人,跟妻子离婚这个事情,让他纠结了好久。


从夏天开始,他就反复跟自己做思想斗争,不仅要做妻子的工作,还要跟父母说清楚,尤其要跟老丈人解释明白。“太难了!”到最后,老曹做通了妻子的思想工作,但家里老人反对,两人决定瞒着把事儿办了。


“等拿到指标,就说是摇上的。”老曹说,中介告诉他,很多找他们办理的家庭,都是用这个借口搪塞亲朋的。


离婚后没几天,中介为老曹的妻子找了个“配标”,对方是位中年男性,比老曹的妻子大几岁。该男子也是个已婚之人,要想把自己名下的京牌指标过户给老曹妻子,他也得先离婚。


妻子结婚登记那天,是老曹陪她一起去的民政局。在民政局门口,老曹见到了妻子未来几个月的“丈夫”,对方也是妻子不放心陪着来过的。


趁着妻子在民政局里登记结婚,老曹和对方的“前妻”聊了起来,得知夫妇俩是来北京做生意的,如今要离开了,手中的京牌车指标就闲了下来,想卖掉换笔钱。


老曹按照约定交给中介一半的费用——7万多元。


中介开价15万


记者联系到了那家中介。接电话的女子(以下化名“石溪”)在询问了记者的情况后,向记者报价15万元,称确定开始操作先给5000元订金,领结婚证时给7万,指标过户完成给剩下的7.5万。


对于记者担心“假结婚”带来的法律问题,她表示,他们可以和需求者签署委托协议,还会让“假结婚”的双方签署一份婚前协议,以便将财产分割清楚,也避免产生纠纷。


随后,石溪让记者加了她的微信,并称有问题需要办理时可随时联系。


记者注意到,在石溪的微信朋友圈里,有很多“配标”信息。


“求,外地男四十以内,定金已收,随时领证。”

“出平谷男35岁,有车配合,离婚状态,随时结婚,价格不高,着急出。”

“急售周边女42岁,有车配合随时领证。”

……


在她的信朋友圈里,还发布了“客户”在民政局排队结婚领证的视频,以及一些成功办理车辆指标过户的图片,“春节前尽快办理,否则就放假了。”


所谓“身份审核”并不存在


按照石溪的指点,记者在位于大兴的北京市交管局车管所京南分所约见了中介的办理人(以下化名“杜佳”)。杜佳自称是石溪的丈夫,正在车管所为一名京籍小伙办理京牌车指标租赁的事项。


杜佳说,他在中间赚的并不多,15万元里至少10万要给到指标持有者手里,还要再刨去办理结婚和过户的两三万手续费、成本费。


随后,杜佳将《代办协议》和《婚前协议》发给记者。杜佳告诉记者,这两份协议对于双方来说都有限制,可以规避所担心的问题。


他还说,他们会对“配标”一方的身份进行审核,防止出现纠纷。通过这种方式办京牌指标过户,需要对各方都有一定的信任,主要是自己的心理障碍。“其实现在很多人对假离婚假结婚都能理解了,风险方面自己考虑吧。我过几天也要跟别人结婚,给别人配标。”


之后,记者以卖京牌指标为由致电杜佳。他告诉记者,京牌指标可以租也可以卖,卖的话需要跟对方假结婚过户,价格在11.5万到12万之间,根据市场行情浮动。



杜佳还说,卖指标的人只需要将自己手中的京牌指标打印出来发给他们,他们就可以根据相关情况做匹配,找到合适的就可以去登记结婚。这时,卖指标的人可以先收到一半的费用,等两三个月审核以后完成过户,就能拿到剩下费用了。


对于记者提供的假身份,杜佳只是询问了年龄和婚姻情况,其他情况并未进行核实,连说:“你放心吧,只要你想好了要卖,我们马上就可以办,你就在家等我们通知领证就行了。”


律师:中间人涉嫌违法,假结婚有风险


北京一法律师事务所的周兆成律师认为,中间人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可按非法经营罪追究其责任,而且通过这种方式过户京牌指标,对假结婚的双方都存在较大风险。


首先,因为这种行为本身具有违法性,所以委托协议就是无效的,一旦出现财产损失,委托协议无法保护消费者。


其次,“假结婚”本身违背基本的道德和伦理,这种婚姻没有感情基础,且是有目的而结婚,因此这种“假结婚”可以被认定为无效婚姻。相应的,双方的《婚前协议》就是无效的。在这种情况下,有引发新的犯罪的风险,比如诈骗、骚扰甚至强奸等等。


政协委员:建议盘活闲置车牌供应刚需


在不久前召开的北京两会上,市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公共关系学院教授张丽华建议盘活北京闲置车牌,这已经是她从2015年以来,再一次提起北京机动车号牌的建议。


张丽华在分组讨论时用自己的学生举例:我的一个学生小时候家里父母各有一辆车轮流送她上学,这个学生大学毕业以后自己又买了一辆,现在办了移民,不怎么回国了,家里三辆车,老父亲已经快80岁了,也开不动车了,三辆车几乎都处于闲置状态,其中至少有两辆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张丽华告诉记者,她希望政府能够通过三个渠道来盘活这些闲置的京牌指标:


第一个渠道是政府可以提供一个平台,来拍卖这些闲置号牌。政府部门可以制定规则,对拍卖的价格和参与人员进行限制。比如说,家里有70岁以上老人、有小孩的优先;摇号5年以上甚至7年以上的优先;住在五环外的优先;家庭三代五口人都没有车的优先,等等。

第二个渠道是可以利用二手车交易市场,将闲置车牌和车辆一起交易,这可以帮助购买者节约成本。

第三个则是希望能够打通亲属之间转让车牌的渠道,通过提交证据证明两人的亲缘关系,就可以过户。


张丽华认为,政府部门如果有渠道将闲置车牌收回来,可以给予车牌拥有者一个合理的补偿,通过意外所得税的方式限制其通过京牌指标牟利,然后再把指标通过合法渠道发出去,这对于政府部门、车牌拥有者和需求者来说是共赢的。


往期回顾


披着“裸聊”外衣的敲诈勒索:要是不给点钱呢,到时候你就不好做人了

可怕!会缝衣服就会做双眼皮?培训三天可“出师”

名校毕业生都去哪了?"双一流"高校公布就业成绩单


编辑:吴明泽 责任编辑:卢孟夏

来源:北京青年报

长按右侧二维码

央视网官方账号@网络新闻联播
本文由清潭碧云说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